<a id="RXRDFZT"ddress id="RXRDFZT"></address>
<thead id="RXRDFZT"></thead><noframes id="RXRDFZT">
<progress id="RXRDFZT"><progress id="RXRDFZT"><listing id="RXRDFZT"></listing></progress></progress>
<listing id="RXRDFZT"><listing id="RXRDFZT"></listing></listing>
<video id="RXRDFZT"></video>
<cite id="RXRDFZT"><ins id="RXRDFZT"></ins></cite><th id="RXRDFZT"><a id="RXRDFZT"ddress id="RXRDFZT"><cite id="RXRDFZT"></cite></address></th>
<progress id="RXRDFZT"><a id="RXRDFZT"ddress id="RXRDFZT"></address></progress>

“乡”约温州--旅游频道

“乡”约温州--旅游频道

  永嘉楠溪江林坑古村  叶卫周摄  池塘生春草,园柳变鸣禽。  我突然想起山水诗鼻祖谢灵运的诗句,是在一个“悠然见南山”的春天午后。天蓝水清的老家马站,空气里满满都是翠绿的味道。

沿着温州金山村蒲江河畔悠走一阵,有一种叫乡愁的情绪,如消失已久的炊烟,在记忆里袅娜地散开。  乡村,就这么简单,自然。

一群古榕树,一个老水井,一条小河,还有河旁棒槌起落间淘洗衣服的声响。

老家马站,一个位于浙江温州最南端的田园滨海小镇,像极了“世外桃源”里的各种描述。

在这里小住几天,让我真真切切地想起: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。的确,老家无所有,聊赠一乡情。小时候,总想着快点长大走出高高的山岚,向往城市的繁华世界,而今,在离开家乡快30年之后,我每一次回到乡村,都是一次心肺与情感的别样洗涤。乡村,像一贴消火的中药。  在温州,像我老家苍南马站一样的美丽乡村比比皆是。瓯窑、茶园、廊桥、竹林、稻田、溪流……垂竿闲落涟漪起,笑歌相携田间去。在最近举办的温州乡村文化旅游节中,温州乡村的“诗韵、古韵与情韵”之美,给了我们正确打开春天的另一种方式:“乡”约“村”游传奇温州。  提起温州,很多人最先记起的都是:具有传奇色彩的民营商业之都。这里人会做生意。也因此,温州的诗意山水、韵味乡村往往就这样被忽略了。温州乡村文化旅游节,以“文旅融合”的方式给我们翻开了一页页不一样的乡村风情。  首先翻开的当然是“诗韵——雁山楠水”。“雁荡经行云漠漠,龙湫宴坐雨蒙蒙”。这是沈括在《梦溪笔谈》一文中对雁荡山的经典描述。从雁荡山经过时看见白云漠漠,云天相接;在龙湫附近静坐观赏风景时对着细雨蒙蒙。山水间的诗情画意跃然纸上。而被誉为“中国山水诗摇篮”的永嘉楠溪江,是谢灵运的主要创作源泉,永嘉山水与谢灵运两相“成就彼此”。楠溪江畔的“苍坡古村、林坑古村、瓯窑小镇”与绵延流长的永嘉昆剧,村与戏,牛与犁,诗歌与农耕,晨露与牧歌,就这样手挽着手穿过岁月的长河,凝聚成一种“诗意的乡村美学”,在这里静静地等着你,常回来看看。等待,是乡村的另一种守候。  更具地域特色的是温州乡村的“古韵——源远流长”。“寥落古乡村,村巷寂寞横。白头老妪在,蹒跚忆前尘。”在瓯海泽雅这个千年纸山小镇,至今仍然保持着原生态的含蓄与宁静。泽雅水碓坑古村的那份闲适与幽远,无不令现代人辗转顾盼;在龙湾永昌堡,斑斑驳驳的城墙,随风飘扬的旗帜,似乎还在述说着曾经的金戈铁马;在泰顺筱村徐岙底古村落里,农田、菜畦散落其间,形成“田中有村、村中有田”的典型山区村落风貌,一座座“国宝级古廊桥”更是让人叹为观止;在阡陌纵横的文成武阳村“刘伯温故里”,除了可以相逢一个跌宕人生的传奇故事,更可以就近去感悟“中华第一瀑百丈漈”的气势雄浑。  “山、江、海、湖、岛、城、村”兼具的温州值得你流连忘返。鹿城七都樟里村的杨柳依依与白墙黑瓦,瑞安九珠潭天真中带着不羁的溪流,百岛洞头的望海楼与滨海渔村,平阳青街畲乡的民族风情以及“中国最美茶园30强”苍南五凤茶园,闲适恬淡的滨海田园风光,在春天里张驰有度,套用一句话:遇见你,恰好!  春风掠过大地,众花起身拱手。知名或者不知名的温州乡村,是一首静静流淌的山水诗。(责编:冯粒、袁勃)。

(责任编辑:佚名 )